要想繁荣 先消费吧 - 日记屋
要想繁荣 先消费吧
财经评论 发布时间:发表于 2020-04-02 16:18:24 股吧网页版
要想繁荣 先消费吧 来源:经济观察网

  “要想繁荣,先消费吧。”这是诺贝尔奖得主、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对于消费的理解。当疫情深度撕裂全球时,消费举步维艰。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至几乎全球所有国家,海外并不乐观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超93万,其中,海外累计确诊病例超85万。


  目前中国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,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。以消费为例,4月1日,罗永浩在抖音上首秀直播带货,抖音官方数据显示,3小时的直播,支付交易总额超1.1亿元。而辛巴徒弟昨日在直播平台上带货斩获4.8亿元营业额。


  实际上,多家提供消费信贷的机构反馈,国内消费回暖早在3月就已有迹象。


  “一季度平台促成借款金额将高于320亿,同比增幅将超60%。随着疫情在国内得到有效控制,经济回暖、消费开始恢复,我们有信心重回快速增长轨道。”乐信CEO肖文杰表示,“我们认为暂时还没有必要去修改全年1700-1800亿的业绩指引,我们力争在未来通过努力完成这个挑战。”


  3月27日,中信银行行长方合英在该行业绩发布会上表示,疫情对整个信用卡业务业务影响较大,尤其在获客、交易、资产质量等方面。“我们也跟同业交流过,(信用卡)行业都差不多。我们1-2月份,发卡同比下降47%,交易还行,同比下降5%,贷款下降3%。但是进入3月中旬以后,这个数据迅速地在恢复,贷款已经比年初增长到1500多亿。疫情刚刚基本控制,需求也才刚刚起来,未来会更好”。


  方合英认为,中国的疫情现在基本得到有效控制,尽管还受到外需、国外疫情的影响,但是国内投资、消费快速回升可以期待,加之政府有望出台强刺激政策,一些重大红利可能会出来,银行应努力把握疫后的机会。


  野村发表中国宏观经济研究报告预计,政府将会出台一些宽松举措刺激终端消费,但由于目前的政策空间较前几轮宽松周期有明显收紧,不认为政府会推出大规模的刺激政策。在基准情形下,政府刺激政策的重心可能将放在基建投资上;仅在悲观情形下(即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和全球经济造成更严重的打击),才可能会推出大规模举措直接刺激消费(特别是房地产和汽车行业)。


  “消费能否持续取决于消费需求,而需求背后则源于购买能力。因此,政府出台多举措以稳就业。”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称,居民消费能力的动力来自于劳动力市场和家庭资产负债表。


  “八周来总体招聘需求翻倍。”智联招聘春季求职竞争周报(3月23日-3月27日)显示,超2成职场人表示所在企业在疫情期间蒙受了比较大的经济受损,还有36.38%表示疫情带来较大经济损失,35.99%表示企业经济损失不明显。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本周被调研者中有六成左右正在找工作中,而企业人才需求量增长减缓,就业市场竞争加剧的环境下,57.58%的受访者直观感到好工作机会变少了。


  野村认为,3月财新制造业PMI(样本中涵盖更多中小微企业和东部沿海地区出口企业)从2月的40.3反弹至50.1,高于市场预期(45.0),但接近野村的预测(52.0)。3月财新制造业PMI的反弹强度小于官方制造业PMI(从35.7升至52.0),意味着受到疫情极大冲击的中小微企业的复工复产情况仍十分缓慢。尤其是3月新出口订单子指数仅有46.4(仍低于50的荣枯线),意味着新出口订单较2月继续下滑。


  海外需求降低,已影响到中国的出口。中国银行研究院发布的《中国经济金融展望报告》指出,海外疫情蔓延加剧,大量受疫情影响国家生产放缓甚至停摆,全球供应链缩短或部分断裂的风险显著上升,中国制造业也将面临零部件断供、生产中断、资金压力等多方面问题。综合以上因素,预计二季度出口增速为-10.5%左右。


  该报告认为,从持续时间、影响程度和恢复速度来看,疫情对全球需求的冲击均要大于供应链中断造成的供给侧冲击。 从疫情发展来看,第一阶段冲击主要集中在中国出境游和海外消费断崖式下降、中国国内消费受到抑制以及中国停工停产对进出口需求的冲击。随着2 月中下旬以来中国逐步复工复产,整个经济活动和交通运输稳步恢复,供应端相对需求的恢复要更快一些。第二阶段,进入3月后,中国境外疫情大范围扩散,特别是在欧美国家。海外疫情的扩散和持续在加大供应链冲击的同时,或导致更为严重的需求冲击,使经济中长期信心遭到侵蚀。


  该报告预计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持续到第三季度末甚至全年,全球经济衰退已成为大概率事件,并可能在中长期影响消费者和商业信心,促使企业缩减投资,降薪裁员,信用风险也随之上升。近期油价的暴跌,不仅反映价格战的因素,更体现了市场对全球需求端萎缩的担忧。


  没有财富,何来消费?就业市场不振,资本市场也难有起色。


  瑞银投资银行研究部标普500指数2020年盈利预测从500美元下调至140美元,并预计,今年除日本外亚洲市场盈利下挫25%。


  当市场自身难以恢复正常运转时,怎么办?


  保罗克鲁格曼在其著作《现在就终结萧条》中描述美国时如何走过1939年“大萧条”时写道:“是终于有人开始充分消费,使经济死灰复燃,这个‘人’当然就是政府。”

(文章来源:经济观察网)

本周热门